散文集 散文大全精选 最美散文集

余秋雨经典散文(一)闲读梧桐

[/h/

[/h/

它比其他地方的其他树大很多,而且足够厚,可以折叠,比如一个“伟大的丈夫”,伸展到空中;而像一个矜持的女孩,郁郁葱葱的树叶如长发,披肩遮住脸,甚至遮住全身。我猜,刚开始的时候,肯定有很多树苗和它并排生长,后来,可能是因为环境规划的需要,被砍掉了;也许是它自身的优良品质和顽强的坚持。它走过岁月的风雨,长高了。在窗口看树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

[/h/

有一天,妈妈从北方来信:寒潮来了,保暖御寒。晚上,他加了一床被子。果然,半夜,一阵呼啸的风雨敲打着窗棂。我从深深的梦中醒来,听到冰冷的雨滴像原始的敲击声一样失败了。所以我没有睡觉,想着家里的来信。想想我妈的家谱,想想我爷爷的霉运。祖父是当地著名的教育家,一生致力于桑子的教育事业,放弃了几次外出就业的机会。然而,在那前所未有的岁月里,他不想屈服于非人的折磨。在一个寒冷多雨的冬夜,他咽下了怒火。我没有看到他老人家,但我从我小叔叔家看到一张黑框阴森的脸。我不能说艺术家的技艺有多高,但我坚信那双眼睛是传递给上帝的。每次站在它面前,总有一种感觉向我蔓延,它与我的心默默碰撞。

[/h/

浮想联翩,伴以风雨大作,了无睡意,就独自披衣临窗。夜如墨染,顷刻间我也融入这浓稠的夜色中了。惊奇地发现,天边竟有几颗寒星眨巴着瞌睡的眼!先前原是错觉,根本就没有下雨,只有风,粗暴狂虐的北风。这时,最让我“心有戚戚”的便是不远处的那株梧桐了。只能依稀看到它黛青色的轮廓,承受着一份天边的苍凉。阵风过处,是叶叶枝枝互相簇拥颤起的呼号,时而像俄罗斯民谣,时而像若有若无的诗歌。不知怎的,外祖父的遗像又蓦然浮上眼帘,似与这株沉默的梧桐有种无法言喻的契合。不求巨臂擎天的闻达,但也有荫

想象着,伴随着狂风暴雨,离开了清醒,穿上衣服独自面对窗户。夜色如墨,转眼之间,我也在浓浓的夜色中。惊讶地发现,天空中有几颗冷眼惺忪的星星!以前,这是一种幻觉,根本没有雨,只有风,粗糙的北风。此时此刻,让我“最担心的”是不远处的梧桐。只依稀看到它深蓝色的轮廓,承载着苍凉的地平线。风吹来的地方,是树叶、树枝、树枝相互飘动的呼号,有时像俄罗斯民歌,有时像诗若无物。不知怎么的,爷爷的画像突然又映入眼帘,似乎和这棵沉默的梧桐有着说不出的契合。文达,不求巨臂,但求有影

庇一方的坦荡。

第二天醒来,红日满窗,原来是晴天。

[/h/

我想念那棵树的黄叶。推开窗棂,我看到的那棵树,其实是一个带有明显山露的甲骨文字;昨天没有树叶遮住天空,剩下的就是树很干。我的心好像被放在了一块很重的冰上,我再也不能假装成一只鸟,飞到那棵树上。这个夜晚的风已经枯萎了满树的生命!风无法抵挡你。如果你跌倒了,你最终会跌倒。你不需要留下来。在春天到来之前,你还有骄傲去对抗整个冬天!

[/h/

所以,我读吴彤的孤独,不是感叹时光流逝的冷漠,不是感叹人潮中的孤独,而是一种禅意,一种宁静与虚空,顺从自然与竞争,认识自然与被自然所迷惑,任风雕琢与雨水侵蚀,四季轮回,日月如梭,花开花落,多么从容淡泊的雅量!不禁感慨祖父的英年早逝,哀悼他对命运的听天由命,哀悼那个时代的人们。

[/h/

又是熟悉的树叶沙沙声,亲切地敲打着耳膜。低头一看,一个红衣少女在黄叶覆盖的小路上跳跃,似乎每一片叶子都在陪伴着她青春的脚步。此刻,在我的窗台上,我扑到蓬松的阳光里,洒在一卷昨晚还没合上的旧书上。

[/h/

余的《古典散文集》于1962年开始出版。著有《文化之旅》《山居笔记》《寒霜河》《千年叹息》《行者无国界》《触摸大地》《寻找中国》《什么是文化》《中国语境》等系列散文。

[/h/

文化之旅是余虞丘的代表作。《文化之旅》以余的全国文物之旅为线索,以深邃的思想和有力的语言,揭示了中国文化的内涵,探讨了历史和人生的深层意义。《文化之旅》向读者展示了余虞丘渊博的文史知识、丰富的文化情操和艺术表现力,在当代散文领域堪称典范。

[/h/

山居笔记的写作始于1992年,完成于1994年,历时两年多。为了写这本书,作者辞去了学院的行政职务,停止了工作,所以这两年很纯粹,几乎投入。投入这么多时间写十一篇文章,效率太低了,但是作者的写作是和调查联系在一起的,他写的很多地方都要去一遍又一遍,但是他起不来。有一次,在海南岛的一个古迹,为了核对一副对联上的两个字,有几个字母没答准,只好又去了一次。用经济损益来计算这种方法很荒谬,但是文章中还有其他的损益,也就是所谓的“损益”,从严谨的学习态度就可以看出来。

[/h/

余经典散文集(二)昨日

年轻的朋友经常写信问一些关于生活的大问题。我总是告诉他们,你其实有最好的人生导师,那就是你自己。

[/h/

这不是搪塞。虽然人生的进程会受到社会和时代的很大影响,但贯穿始末的基本线索总是离不开自己的个体生命。个体生命的完整性和连续性将构成一股巨大的力量,使生命中的每一个小点都指向整个价值。一个人突然抑郁、绝望、绝望、绝望,往往是因为精神短路“ ”。如果他不小心查了一张童年的照片或者当时还是中学生时写的几页日记,仔细盯着看,慢慢读,很可能会让自己的心情慢下来,眉宇舒展,回归平静理性的状态。与此同时,力量来自生活本身,远远大于他人的劝说。

[/h/

拿起自己十岁时的一张照片,不是感叹青春一去不复返,而是久久凝视那双清澈无邪的眼睛,它提醒你,曾经拥有如此强烈光芒、如此多空间、如此多可能性的,正是你,而这一切并没有完全消失;它告诉你,你曾经是那么的纯洁和放松,今天让你心烦的一切都不属于你。这时,你发现你的眼睛在早年就给出了指示,要求你找到你的宝藏,把不属于你的东西放回去。除了照片,应该有更多的信号连接我们的生活。

[/h/

为此,我真的希望世界上有更多的人珍惜自己的每一步,勤于记录,乐于回顾,敢于自嘲,善于改正,让他们在生活前后相互灌溉,相互滋养。事实上,中国古代名门望族的族谱,是为了前后互相灌溉、互相滋养而代代修订的。你可以看到,族谱中呈现的清晰有序的时间过程是如此强大,以至于让前代人自律,让后代人为前代人自立。个人生活也是一个前后互相帮助的时间过程。如果你能保留所有的记忆,它一定会产生一个动态的循环,久久回荡,让人兴奋。就像一个家庭一样,一个人是否有身份、有信誉、有责任,取决于他是否能认真地保持完整的进化。

[/h/

我们可能已经开始后悔没能把那些珍贵的生命碎片保存在过去,但不知道多少年后,我们会不会在今天再次后悔。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与其把自己奉献给一个大事业,不如把自己的生活当成一个故事,不如听一个好故事,我们一定会开始写作,做一些有趣的事情。我们把这种事情“叫做收集生命的游戏”。让今天收藏昨天,让明天收藏今天,在一个个的收藏中,原始的碎片连成一条长龙,原始的水池连成一条大河,大河就不会有腐烂干涸的危险。

[/h/

生活的大部分都是平凡的,而平凡才是生活的正统形式。你能等你的优秀记录吗?杰出是因为稀有而杰出。我们把自己和稀有联系在一起,难道我们不冒险吗?既然大家都很平凡,那就不要轻视世俗的岁月和平凡的岁月。不要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发誓,祈求奇迹,梦想,只是一天一天慢慢地、负责任地走,走在记忆和向往的双向路上。这样,在平凡的生活中才会有品位和境界。珠穆朗玛峰的山顶冰冷无骨,没有边界。世界一流境界在平原山川之间。秋风起,芦苇白,渔船远,炊烟斜,哪里是我们人生的起点和终点。

[/h/

当我们想到起点和终点时,我们的日子是空虚而真实的,轻松而紧迫的,我们看透了它们,也是认真的。外力终究是外力,生命的老师只能是生命本身。然后,让我们静下心来引导自己,而不是在根本问题上东张西望。

[/h/

环顾四周,沙漠一片荒芜。其实只有一条线可以被自己的脚印踩出来。不管这条线弯得多自由,就是这条。要真正完成这条线,我们必须把脚印连接在一起。如果我们彻底抛弃过去的痕迹,谁会在意地球上零零碎碎的脚步?在沙漠旅行的时候,我一次又一次地感叹:只有连续性和一定的曲线连续性才能留下一点美。相反,零碎的脚印只能是我自己和沙漠的双重毁灭。

[/h/

对我来说最好的事情是什么?最糟糕的事情是什么?容易上当的弯路总是出现在哪里?最诱惑我的陷阱是什么?什么样的机会才能充分发挥自己的实力?在什么氛围下才能四面八方定居?……这些都是人生历程中特别重要的问题,但只能从之前的经历中慢慢去爬取。昨日已过而不逝,一夜晒成了深奥的课堂。这个班没有其他同学,只有你,你也没有其他更重要的课。

[/h/

因此,收藏生活比收藏书籍和古董更重要。收集在木屋里,在河边收集,在雨夜点上一盏灯,检查一下,第二天拿出来晾干。

[/h/

——阅读生活编年史

[/h/

余的经典散文(三)诗意的夜雨

早年为了学写古诗词,买了线装本《诗韵》,共六册,字体小,内容多。除了搜诗韵之外,还对各种对象、场景、意境进行分类,编纂历代相关诗歌,成为一部比较完整的诗歌词典。以前文人遇到紧急情况想写诗,就一直搜,定一套,很快就能出几首。但毫无疑问,这样写的诗不值得一读。只有当你没有写诗的任务时,你才能看看各种同名的中国诗词集锦,有点意思。

[/h/

翻来覆去,现在名字“夜雨”出现了,那里的诗大多可读。既然是夜晚,各种色调都退隐了,各种色彩斑斓的文字都失去了效力;又下雨了,空间很紧,任何壮举的豪情都无法铺开。诗歌不能不走向简单,走向自我,走向情感。李商隐写给北方朋友的著名《雨夜笔记》就是其中的典范。

[/h/

光是听着窗外夜色中紧疏的雨声,你就会充满足够的诗意。要说美,没有什么是美的。屋外道路泥泞难行,院内鲜花散落,夜行人湿透。但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你会觉得平常的世俗喧嚣被浇灭了一阵子,只留下被雨统一的宁静和被雨阻隔的孤独。每个人都静静地回到自己的位置,静静地坐在雨幕的包围中。外界的一切都变成了想象,夜雨中的想象总是特别的专注和遥远。

[/h/

夜雨剥夺了人的活力,所以夜雨中的想象力特别敏感和胆小。这种恐惧夹杂着一定的安全感,在小世界里凝聚成一副温暖的自我享受和期待。夜雨中与家人围着火炉聊天,几乎没有争吵;在夜雨中专心学习,身心会被异常熨平;如果你晚上在雨中想念你的朋友,你会错过立即找到一支笔和写一封信;晚上在雨中用灯写字,会让文字滋润丰盈。

[/h/

夜雨里,最好想象自己有钱。昏暗的灯光照在厚厚的雨脚上,玻璃窗又冷又冷,被你的热气给蒙上了一层雾气。你能看到的很少,但似乎能看到很远的地方。风不大,轻轻一吹,立刻转化为渐雨的声音,转化为河面上更密集的涟漪,转化为路上更厚重的泥土。此时此刻,没有什么会干扰放任的风雨。你用温暖的手指刮去窗户上的雾气,你可以看到无数晶莹的雨滴落在窗户的外层。新的雾气再次升起,你依然用手指划水,划水又划水,最后画出你怀念的名字。

[/h/

夜雨是旅行的敌人。

[/h/

不是因为晚上走路难,也不是因为没有雨靴和雨伞。夜雨会让旅行者想家,深思。夜雨会让期待安逸的旅行者,突然意识到自己身处偏僻孤独的境地,照顾自己,自怨自艾,构成了豪情的羁绊。

[/h/

不是急流,不是高山,而是夜雨,让无数旅人忏悔,半途而废。不知道法显、玄奘、郑和、鉴真、徐霞客在一次又一次的夜雨中是什么感觉。在我看来,他们最强的意志就是冲出夜雨。

[/h/

作为一个没用的人,经常在雨夜躲在乡村酒店,拿出地图仔细查看。在已经过去的千里之间来回张望,我想起了无数笼罩在黑夜和雨水中的河山。在这样的夜晚,我经常失眠。为了赶走这种毫无价值的闲散情绪,我总是在雨夜邀请几个陌生人聊很久。

[/h/

然而,根本不是这种对话,而是第二天阳光明媚的早晨。雨后的早晨,有一种兴奋剂,昨晚差点忘了;不能完全忘记,留下阴影,阴凉,增添一丝惆怅。

[/h/

在人生的旅途中,也可以探索夜晚雨水的魅力。

[/h/

我相信,一次又一次,夜雨倾泻出媳妇凸出的野心,夜雨触动了曾平狂躁的心灵,夜雨阻止了爆发性的挣扎,夜雨粉碎了危险的情节。当然,夜雨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勇敢的进步和火热的感情。

[/h/

不知道历史学家有没有查过,多少乌云密布的雨夜,悄悄改变了中国历史的步伐。谋士舒眉将军自惭形秽,君王归于平静,英雄归于平静,侠客归于停止,战鼓归于停止,战马归于低谷,刀刃被鞘,祭奠被中断,玉玺被收回,船被锚定,酒精平息,狂欢被解散,呼吸均匀停止,心跳节奏平缓。

[/h/

余的经典散文(四)道观宝塔

莫高窟门外有一条河。河对面有一片空地,几座僧人的死塔分高低两层建造。塔呈圆形,紧贴葫芦,外敷白色。从几次坍塌来看,塔的中心竖立了一根木桩,周围是黄色的粘土,底座是用青砖建造的。住持莫高窟的和尚并不富裕,证据可以在这里找到。太阳落山,北风吹,这破落的塔群更是凄惨。

[/h/

有一座塔,由于是新近建造的,所以保存得相对较好。塔上有铭文。当我读它的时候,我突然很惊讶它的主人是王!

[/h/

历史记载他是敦煌石窟的罪人。

[/h/

我看过他的照片,穿着棉衣,眼神呆滞,缺乏自信。他是当时随处可见的中国平民。他是湖北麻城的一个农民,逃到甘肃当道士。几经波折,不幸的是,他成了莫高窟的所在地,统治了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他从外国冒险家那里得到的钱很少,要求他们用箱子运输无数敦煌文物。如今,敦煌研究院的专家们不得不一次次屈辱地从国外博物馆购买敦煌文献的微缩胶卷,然后叹口气走到放大镜前。

[/h/

向他发泄愤怒是完全可能的。但是,他太卑微,太小,太愚蠢,最大的倾销不过是对牛弹琴,换来的是冷漠的表情。让他无知的身体完全肩负起这沉重的文化债务,甚至我们都会感到厌烦。

[/h/

这是一场伟大的民族悲剧。王道士只是在这场悲剧中挺身而出的小丑。一位年轻的诗人写道,晚上,当冒险家斯坦带着一队装满箱子的牛车准备出发时,他回头看了看西方天空中暗淡的夕阳。在那里,一个古老民族的伤口正在流血。

[/h/

真不知道一个道士怎么能打理一个开放的佛龛。中国的公务员都在哪里?为什么他们在澎湃的纪念中从来不提敦煌的一个原因?

[/h/

那是20世纪初期,欧美艺术家正在酝酿新世纪的突破。罗丹正在他的工作室里雕刻。雷诺阿、德加、塞尚处于创作后期。马奈已经展出了他的《草地上的午餐》。他们中的一些人对东方艺术家投以羡慕的目光,而敦煌艺术则掌握在王道士手中。

[/h/

王道士每天起得很早,喜欢在山洞里走来走去,就像一个老农一样,看着自己的房子。他对山洞里的壁画有点不满意,阴暗昏暗。聪明点就好了。他找了两个帮手,带了一桶石灰。在草刷上放一个长柄,蘸上石灰桶,开始他的画。第一次,石灰刷得太薄了,颜色还是若隐若现。农夫认真对待事情,第二次仔细刷了一遍。这里的空气干燥,石灰已经干了一段时间了。什么都没有留下,唐朝的微笑,宋朝的衣服,山洞变成了一片干净的白色。道士擦擦汗,憨厚一笑,顺便打听石灰的市场价。他量了一下,觉得暂时没必要再粉刷更多的洞穴,就刷了。他以一种哲学的方式放下了刷柄。

[/h/

当几个洞壁都是白漆的时候,中间那块的雕塑太显眼了。在干净的农舍里,他们优雅的姿态太招摇,柔和的笑容有点尴尬。道家认为自己的身份。作为一个道士,为什么不在这里搞点石天和灵官菩萨?他命令助手借一些锤子,让原始雕塑弯曲。事情并不坏,只有几次,婀娜的身姿变成碎片,柔软的浅笑变成泥巴。听说邻村有一些泥瓦匠,邀请他们,掺了点泥,开始堆砌他的天师和灵官。泥瓦匠说,他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这种工作,道士安慰他说:“如果你有一点点意思,你可以做。”于是,像一个淘气的男孩,他堆了一个雪人。这是鼻子,这是手和脚。终于,他可以坐着不动了。来吧,拿石灰来刷白它们。画一双眼睛,留胡子,看起来体面。道士松了一口气,感谢了几位石匠,然后制定了下一步的计划。

[/h/

今天,当我走进这些洞穴时,在苍白的墙壁和奇怪的图像的映衬下,我的头脑变得苍白。我几乎说不出话来,摇晃着面前的刷子和锤子。“住手!”我在心底痛苦地叫着,却看到王道士转过身来,犯难了。是的,他正在整理他的房子。闲人为什么要闹?我甚至想向他下跪,低声问他:“请等等,等等...”但你还在等什么?我的心仍然苍白。

[/h/

【/h/】1900年5月26日上午,王道士依然早早起床,努力清除山洞里堆积的沙子。我没想到墙会摇晃并裂开一条缝。里面似乎有一个隐藏的洞穴。王道士有点奇怪,于是赶紧打开了山洞。哦,里面全是古董!

[/h/

王道士根本听不懂。今天早上,他打开了一扇搅动世界的门。这个洞穴将建立一个永久性的研究。无数有才华的学者将为这个洞穴花费一生。中国的光荣和耻辱都将被这个洞穴吞噬。

[/h/

现在,他拿着一根长长的管子,他在洞穴里耙着管子检查。当然,他不能理解这些事情,但他只是觉得有些事情很奇怪。为什么我在这里的时候墙会裂开?也许这是上帝的奖赏。趁着下次去县城参观,捡几本名著拿给县长看。对了,这个奇妙的东西。

[/h/

县长是公务员,事情的轻重略加权衡。甘肃学台的叶池昌很快就知道自己是金石学专家,知道洞穴的价值。他建议樊泰把这些文物运到省城妥善保管。但是事情很多,运费不低,官僚们又犹豫了。只有王道士时不时拿着一点文物,送到官场上来往。

[/h/

中国穷,但你看看这些官僚的奢侈生活,就知道提高运费永远不会嫌穷。中国官员并非一无所知。他们把书房里出土的经书翻了个清清楚楚,推测书写的朝代。但是他们没有那种饥饿感,所以他们下定决心保护祖国的遗产。他们轻轻摸了摸胡子,告诉手下:“什么时候,让那个王道士多送点!”获得了几件。把它们打包,当作送给京官的生日礼物。

[/h/

此时此刻,来自欧美的学者、汉学家、考古学家和冒险家,经过长途跋涉来到敦煌。他们愿意卖掉所有的财产来支付走私一两件文物回来的费用。他们愿意吃苦,冒着死在沙漠里的风险,甚至做好被打被杀的准备,来到这个新打开的洞穴。他们在沙漠里点燃了浓烟,中国官员的客厅里摆满了茶。

[/h/

没有任何障碍或手续,外国人直接走到山洞。山洞是用砖和锁建造的,钥匙挂在王道士的腰带上。外国人有点遗憾。冲刺的最后一站,他们没有遇到守卫森严的文物保护住所,没有遇到冷漠的博物馆馆长,甚至没有遇到警卫和门卫。一切原来都是这个肮脏的道士。他们不得不幽默地耸耸肩。

[/h/

简单说说就能知道道家的味道。原来构思的方案都是多余的,道士只想要最容易的小生意。这就像用两根针换一只鸡,用一颗纽扣换一篮子蔬菜。详细复述一下这个交流账号,可能我的笔会不是很稳定。我只能简单地说:1905年10月,俄国人布鲁切夫用一点俄国货和他交换了大量的书籍和经书;1907年5月,匈牙利人斯坦因用一沓银元兑换了24箱经书、5箱织丝和绘画;1908年7月,法国人佩里奥特用少量银元兑换了10辆汽车、6000多卷书籍和图片;1911年10月,日本籍川一郎和祖伊乔·塔奇巴纳以难以想象的低价交换了300多卷手稿和两件唐人雕塑;1914年,斯坦因第二次再来,仍然用一点银元换了五箱六百多卷经书......

[/h/

道士也犹豫了,怕得罪神。解除这种犹豫很简单。斯坦因哄他说他很崇拜唐僧。这一次,他跟随唐僧的足迹,从印度学习到了中国。好吧,既然是外国唐僧,那就带走吧。王道士爽快地打开了门。这里没有外交语言,只有几个童话。

[/h/

一个又一个盒子。一辆大汽车,另一辆大汽车。都装好绑紧了,车队出发了。

[/h/

我没有去省城,因为我师傅很早以前就说过没有运费。好吧,然后把它运到伦敦、巴黎、彼得堡和东京。

[/h/

王道士点点头,深深地鞠了一躬,派人骑了过去。他毕恭毕敬的叫斯坦,是因为“斯大师害怕代替承诺”,而佩里奥作为“贝大师害怕愿望和”。他口袋里有一些沉甸甸的银元,普通的施舍很难得到。他告别了,感谢司大人和贝大人的“慈善”。车队已经开走了,他还站在路口。在沙漠中,有两条深深的车辙。

[/h/

当他们回到国外时,受到了热烈的欢迎。他们的学术报告和冒险报告总是引起雷鸣般的掌声。他们在叙述中经常提到古怪的道士,这让外国听众感到从这样一个傻瓜手中拯救这一遗产是多么重要。他们不断暗示,是他们漫长的旅程让敦煌文学从黑暗走向光明。

[/h/

他们是勤奋的学者,我可以在学术上佩服他们。然而,一些基本前提在他们的讨论中被遗忘了。争论已晚,我脑海中浮现出一位当代中国青年写给烧毁圆明园的尔金勋爵的几行诗:

[/h/

我讨厌它

[/h/

恨我没有早出生一个世纪

[/h/

以便我能站在你面前

[/h/

黑暗城堡

[/h/

有晨光的荒野

[/h/

要么我捡起你留下的白手套

[/h/

要么你接住我扔过去的剑

[/h/

要么你和我各自骑马

[/h/

远离覆盖天空的美丽旗帜

[/h/

像云一样离开战斗

[/h/

胜利者在大门口

[/h/

这些诗句对这些学者来说可能太难了。但我确实想用这种方式阻止他们的车队。看着对方,站在沙漠里。他们会说,你不能学习;嗯,先找个地方,坐下来,对比一下你的知识。什么都可以,但是我们不能这么平静地带走祖先给我们的遗产。

[/h/

我不禁又叹了口气。如果车队被我拦住了怎么办?当时我不得不把它送到首都,运费被忽略了。但是当时不是有一批窑洞文书送到北京吗?场景是没有木箱,只有草席胡乱捆绑。沿途的官员伸手进去拿一个,他们不得不留下几捆在那里休息。因此,他们在北京已经分散和变形。

[/h/

中国的经卷不多!比起很多官员的谩骂,我有时候甚至想残酷地说:我宁愿把它存放在伦敦博物馆!这句话毕竟不是很舒服。被我拦下的车队该去哪里?这里那里很难,我只能让它停在沙漠里哭泣。

[/h/

我讨厌它!

[/h/

我不是唯一讨厌它的人。敦煌研究院的专家比我更讨厌。他们不想表达自己的感情。他们就是板着脸,研究敦煌文献几十年。文学电影可以从国外买,越屈辱越密集。

[/h/

我去的时候,一个国际敦煌研究研讨会正在莫高窟举行。开了几天会,一个日本学者用很重的语气做了解释:“我想纠正一个过去的说法。近几年的成果表明,敦煌在中国,敦煌学也在中国!”

[/h/

中国专家没有太激动。他们默默地离开了会场,走过了王道士的死亡之塔。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