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秋,隽思旖旎:本文作家:湘楚雁丽

就像秋天承诺的那样,在这个凉爽的季节,你会经历一个炎热夏天的思绪,轻轻梳理,安静地享受凉爽的秋天,总是看着云翻滚放松。

——铭文

八月初秋,一场大雨敲打着门窗,但热气仍在沸腾。幸运的是,下的是雨而不是毛毛雨,空气中有一丝凉意。看着今天的雨,我想起了前天,碰巧下了一会儿大雨。我不小心和一个顾客谈起了这个镇的天气。他高兴地说:“其实挺好的。到处都是洪水或干旱,这里的雨还是适中的。”

看着他眉飞色舞,说的津津有味的,也不便去打断他的话,他继而说起他在老家种植的核桃树、花生等的农作物

看到他很开心,聊得津津有味,不方便打断他。他接着谈到了他家乡种植的核桃树和花生等作物

来,讲它们的长势特别好。而他种植这些,也纯属是娱乐。就像他说的那样,现在老了,退休了,孩子们也长大了,都成家立业,有了自己的一番事业,很欣慰。闲来无事,而想到回乡下耕种,其实也是一件有趣事。是啊,趣事娱乐,有很多种,可以游山玩水,可以读书,养花,等等。

然而,把种地当成快乐和娱乐的人并不多。这种心情很少见。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向往宁静清澈的水,蓝天白云,鸟儿歌唱的地方,一亩三分地,自给自足,幸福自由,追求回归自然,沉醉乡村的生活心态。即使时间让我们变成了一个老人,或者是一个有皱纹的老妇人,她依然在学习和锻炼,让内心的生活丰富充实,不至于太老,空虚混沌。谁说不是!人活着,就要有永不活、永不学、活到老的精神。现在,他耕种,不是为了衣食,也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陶然自己的闲暇。活着真好!

我记得,前段时间奶奶过生日的时候,我们一家人回农村给她老人家过生日。离门不远,有一棵石榴树,不是很高。它在隔壁,长满了石榴,但它害羞而不成熟。这棵石榴树种在菜地旁边,再到前面,就是碧水蓝天。那几亩地的鱼塘几十年来一直被公公婆婆照顾得很好。成群的鱼很多,有一池清水,鱼也很多。

远处,青山隐隐约约。他说:“等我们老了,就一起回农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当我有空的时候,我会去钓鱼。当我忙的时候,你会养花草。当我忙的时候,我们会学着耕种花园。”听他这么一说,呵呵,我的心渴望快点变老,做一个隐士,不仅要种花草,还要学钓鱼。我的左边是他,他的右边是我,不是为了钓鱼,而是为了一种兴趣。

古诗中有云:小的在野外,中的在城市,大的在朝代。藏在山野,松下静卧,诗与茶袅袅,花香,茶相伴,酒相伴,诗相伴。伴随着安静的灵魂,忘乎所以。也有人说,悠闲别致的生活不一定要去临泉野径才能体会到。更高层次的隐居生活在繁华的都市,在心灵的净土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是安全的。虽然白居易的《钟吟》中写道:大吟居朝诗,小吟入秋帆。邱凡太冷,城市太吵。隐士是唯一快乐和安全的人。但我还是愿意在野外有点晕。

等你我老了,我们会发现我们的家乡,自然宁静,依山傍水,生活幸福。寻找无忧无虑的灵魂的孤独,有鸟儿甜美地歌唱,有溪流潺潺地流淌,有云水间吟唱冥想之歌,用优雅的情怀。在喧嚣中给人一种宁静的美,摆脱世俗,欺骗和欺骗,远离贪婪和沉醉。放弃了人类无数的繁华,此刻,我是一个渔夫,为大自然的美丽而捕鱼,而捕鱼生活中的风是轻的,云是轻的,所以我可以做一个真正的隐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