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殇|写文:孙成凤

一对骨瘦如柴的血肉之躯陈三生,花了几个小时蹲在村前河边的树根上乘凉。当他被猎人看到时,他以为是一只胖兔子,所以他开枪了。一团烟飘走了,猎人高兴地跑去寻找猎物。没有一根兔子毛,他站在树下,很困惑,但他掉了一滩粪便。陈在树上大骂:“瞎东西,像打兔子一样打你老祖宗!”

陈小三枪下逃生的故事成为平原一带的经典,口口相传,讲得神乎。原先一天把陈小三饱揍数顿的四个哥哥,再也不动五弟一根指头,出

陈晓三枪脱险的故事,成为平原地区的经典,口口相传,讲述精彩。原本一天要打陈好几次的四兄弟,从来没有动过他五兄弟一根毫毛。

门看电影看戏,都把五弟带在身边,并以此为荣,因为总是有人给陈小三让座,他们也能沾光。

平原地区有许多树。一颗鸟儿从肚子里拉粪带来的种子,在当年就能长成一尺高的树苗,几天寒暑过后,碗就厚了。这个地方有个习惯。在杀死一棵树之前,先在最高的树顶上挂一块红布,然后用锯斧将树头取下。陈的爬树能力派上了用场。人们一年到头总是邀请他。每次他用鱼和鸭子填饱肚子,还能带回一包零食或香烟。

平原上的人没想到会爬树,这也是一份谋生的工作。有些人把孩子送到陈家,向老师磕头学习。陈再次出门后,跟着一大串大大小小的弟子,浩浩荡荡地走过大街小巷和卡米诺达田野,赞叹着许多村民。陈还是很脚踏实地的。

陈自学成才,总结了一套关于爬树的理论:“眼里没有树,心里有树。一棵树的脚心里不软,但没有树眼睛不会眼花……”。

陈的理论很有用。他的弟子们知道后,再高的树也爬不掉脑袋晕倒。因此,平原地区到处都是爬树的人。

陈最喜欢有鸟巢的树。每次他走到树顶,他都会把手伸进鸟巢看看有没有鸟蛋。如果有的话,他会摸摸牙齿上的鸡蛋,然后在背上喝。他说,鸟聚五谷之精,使野草茂盛,饮天露,饮鸟蛋延年益寿,壮阳。他喜欢爬山后向外看,上面是白云,上面是鸟儿,下面是河流。连陆地上的高大房屋都显得矮小,他豪情万丈,但喉咙里却嗥叫着……。

一天早上,陈突然发现的平原上空无一人。晨风中没有大树梳理白云,他听不到鸟儿的问答。整个平原似乎被五个内脏掏空了,又瘦又荒凉。陈和打了个冷战。

望着空旷的平原,陈留了下来,想起有些日子没人叫他爬树了,便匆匆吃了早饭,出了门,过了河,穿过村子,一连走了几十里,却不见一棵大树划破天空。他情绪低落,感觉有一团东西挡住了他的心,于是他大喊一声,飞开了:“大树!大树!……”

从这平凡的一天开始,平原上会多一个人,整天走路,嘴里有很多话:“眼里没有树,心里有树……”。

陈晓疯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