莴笋菜饭滋味长:笔者:江初昕

初夏的时候,我家花园里的生菜就是肥。和妈妈一起去,在菜地里,很多生菜都充满了活力,新鲜的叶子微微泛红。生菜底部长得很短,逐渐聚集,像一座微型宝塔。母亲手里拿着一把菜刀,打开一棵树,轻轻地朝树根砍去。然后,一棵莴苣从根部脱落,带着乳状汁液出来了。粗而圆的肉茎让你看心脏时感觉更好。因为浇水施肥非常频繁,生菜结实,不空心,脆而多汁。

生菜吃起来比较麻烦,外皮必须剥掉。莴笋外面的叶子剥三次、五次、两次后,就是一个粗壮的根茎。用刀夹住部筋皮,顺手撕回去,露出水灵灵的绿色肉茎。切了几根后,把生菜切成薄片,放入碗中,撒上一些盐,抓起来。腌制一段时间后,生菜汁被盐挤出,用手榨干。腌生菜可以凉拌,也可以清炒。凉拌生菜很容易制作,只要把腌制好的生菜倒入碾碎的香油和切碎的大蒜,然后搅拌均匀即可。冷生菜是绿色和新鲜的,它是水的。口感“呱呱”爽脆。炒生菜是另一种味道。腌制好的莴笋焯水后,加入切碎的大蒜使其变香,然后将莴笋放入锅中,翻炒几下,用红辣椒装饰。这样,大火煸炒的生菜依然保持了绿色。中国白的蒜茸、鲜红辣椒、青生菜,似乎让人胃口大开,吃起来特别爽口。

生菜可以分两道菜吃,肉茎可以吃,叶子也是一道美味。莴苣叶炒饭是一种罕见的美味。先将莴笋叶洗净,切成小块,用油加热后放入莴笋叶,翻炒一会,放入米饭,捣碎翻炒,加入酱油、盐、香辣粉等调味料。当米饭炒至松散后,加入小米椒装饰,即可出锅装盘。新鲜的生菜叶炒饭不时散发出浓郁的香味。莴笋叶薄而软,在高温的作用下,浓郁的香味渗透到大米中。叶子香香可口的软糯米轻轻咀嚼,伴随着细细的“嚓”声。这种蔬菜米饭味道很好。

这时加入一些炒熟或凉拌的生菜,放在菜饭上,可谓同根同源,味道越来越香。还可以和蔬菜汤、油性蔬菜汤、蔬菜米混合,降低了蔬菜米的干度,滋润了蔬菜米,吃起来更顺滑。所谓“菜和汤都有,所以吃起来很香”。

莴笋不但美味,而且历代文人也多有记载。陆游就写过“黄瓜翠苣最相宜,上市登盘四月时”,黄瓜、莴苣切成片,撒上细盐,浇上香油,吃一口,酥脆清香,爽口又开胃。忧国忧民的杜甫也写过一篇古风体的《种莴苣》:“堂下可以畦,呼童对经始。苣兮蔬之常,随事艺其子。”当我们读到这样俏皮活泼的诗句,那个忧患惆怅的诗人在自己经营菜园面前,看到绿意盎然的菜蔬,暂

生菜不仅好吃,还被历代学者记载。陆游写“黄瓜和菊苣最适合。4月份上市”的时候,黄瓜和生菜切成片,撒上细盐,浇上香油,咬了一口。酥脆、清香、爽口、开胃。忧国忧民的杜甫也写过一首古体的《生生菜》:“你可以在堂下脱衣,叫孩子们从头开始。菊苣和蔬菜很常见,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当我们读到这样一首俏皮活泼的诗时,忧心忡忡的诗人在经营自己的菜园之前,看到了满园的青菜。

时忘记了忧伤,心灵得到了些许慰藉。张爱玲小说《半生缘》第九章里的描述:“沈太太那天回去,因为觉得世钧胃口不大好,以为他吃不惯小公馆的菜,第二天她来,便把自己家里制的素鹅和莴笋圆子带了些来。这莴笋圆子做得非常精致,把莴笋腌好了,长长的一段,盘成一只暗绿色的饼子,上面塞一朵红红的干玫瑰花。”在作家的笔下,翠绿的莴笋,鲜红的玫瑰,搭配香喷喷的烤鹅,令人食欲大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