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华洗净,复归于婴儿:来源:火凤凰

远处的山在秋水和天空的画卷中清晰而清脆,灵魂在风和烟中安静。书桌上的几根芦苇,伸出又冷又细的枝条,淡然地散落在瓶子里。

《诗经》中说,秋天是贫瘠的水岸,是白露如霜的冷寂。凉意中虽有沉默,但被时间的光环染过之后,却有冷静和独立,让秋梅显得遥远而孤独。

秋天很安静,没有花,它在时间的深处慢慢展开;正如我过着平静平淡的生活一样,我不急着在四点钟写下美好的文字。我一边煮饭和油,一边用茶和墨水画画和书法。带着四季二十四节气的善意,我无意中来到了节气从人到中年的秋天。

生活的核心可以像花一样美丽,可以散落成泥,也可以像银一样纯净。及时慢慢修炼,成全一个快乐的禅心,秋天满了,满了就归零。这一切都是命运和因果报应。

桂花是秋天最喜欢的味道。就像一个美妙的灵魂,散发着褪去一切尘埃的味道。喜欢一个我喜欢的人,他的眼睛里总有童真纯真和质朴的光芒。

他是误入尘网的奇人异鬼,是古佛旁的一代安详大师。

每一次“读”李叔同,心中都会有不一样的波澜。除了阅读和记录他的文字,我更喜欢阅读他的绘画和书法。

有一种姿态,虽孤,却有竹般的性格和克制,就像他纤细的身躯,难掩他的艺术气质,更有骨子里的卑微和放下一切的温柔。这是真正的天真。

在那个乱世,繁华太短暂太脆弱,生活在废墟中跌宕起伏。曾经沉迷于这个世界,我终于意识到风情的背后有更多的离别和惆怅。

人与人最大的区别在于内心世界的质感,这是探索人生的出口,而能够寄托内心深处的归依之情的地方,必然是灵魂中的自由与不羁。

他的精神世界一直很丰富,有诗有歌,有画有剧,有石有石的书画。即便如此,他还是觉得生活不够沉重。

他在杭州住的时候,曾经写过一首诗:“房子旧,梅花小。一个诗人,增添了新的素材。热爱休闲和自然。西湖外,湖上有青山。”这时,他的心已经逐渐远离了尘世的繁华,而更接近于和平与自然。

也许,人生就是这样,从年少时的浪漫肆意到中年时的宠荣,生活中的轨迹似乎一下子清晰起来,心静如秋水。世界上所有的来来往往都像过眼云烟。只有专注于佛的云和水,才是他最后的归途。

从李叔同到弘毅大师,从入世到出世,只是一种抵达,不是抵达别处,而是一次次抵达更好的自己。

在他的一生中,他喜欢很多人和事,但他一个也没有陷进去。他不慕名利,却在人生最耀眼的时候,将自己沉入尘埃,悟出了经书中的乐与禅。

他是透明的,但他在尘世中一定是无情的,比如放下妻儿,远离红尘,比如放下爱情,清晨击鼓。

但他真的没心没肺吗?

在他遁入空门前,依旧为弟子刘质平的学费筹钱,他说他已想好了要出家,只是弟子需要这笔钱,他没有筹够就会继续赚钱工作。

这是他不变的气质,是超越世俗的深情。

他没有让人失望,只是用最平常心和空灵提醒了所有众生,世间万物终究会见山见水,人终其一生,只要心中无尘,便是真正的空灵明亮境界。

每次看他的字,总会被一次又一次的打击。只有当你的心没有灰尘时,你才能像水一样有家的感觉。到了晚年,他的文字更加看不见,空洞得只有不食人间烟火的空灵。他们像婴儿一样简单,没有任何技巧,但他们在无尽的土地上充满了老禅的味道。

是的,在弘毅大师的世界里,已经是“清凉”了。成为弘毅大师后,他用苦行僧般的自律和修行,在悲喜交集的世界里活出了一个宁静纯净的遗物。

秋日午后,摊开笔墨,用篆书临摹弘毅大师的禅语:满腹大悲。

上面写着,有一种陶陶所享受的天真的欢乐,有一种一般闲着山河的韵味!

虽然我们还在拥挤的红尘中跋涉,但当我们停下来的时候,遇到一个又一个美丽的灵魂,那是多么美妙。也许,世界上大多数相似的灵魂会一次又一次相遇。

只愿,在旧时光里,心可以孤独,但却充满清醒;可以更安静更安静,但还是有厚度的;可以执着和固执,但绝不能失去一颗纯洁的木兰花心。

让岁月悄悄流逝,在深深的静水中获得快乐!

作者简介:

火凤凰,自由作家,热爱文学、绘画、戏剧、写作生活和文化美学,尊重写作,以写作为精神内核,善于用散文随笔愉悦心灵,烹词充饥,在写作的世界里保持诗意的愉悦。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