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灯,文章来源:刘开学

正月十五有打灯笼的民俗,但我小的时候,能玩的灯笼很少。大人没钱给孩子买灯笼,也没心情给孩子糊灯笼。但是元宵节蒸馒头的时候,大人总会顺便给我们蒸一些灯笼。白色或杂色。

其实蒸面灯很简单,就是把馒头揉成碗状,让面条死掉,使它变硬,在面条里加一些盐,揉好后和馒头一起蒸。不要以为面条只是给孩子玩的。我妈说:面条是食物做的,要珍惜,吃完了再吃。元宵节过完了,半生不熟的灯笼真的是被妈妈用刀切开,放在锅里炸着当饭吃。

面灯蒸好以后,要用棉花搓个灯芯倒上油。灯芯里要加根火柴杆儿,否则灯芯无骨。娘做好面灯以后并不是马上就给我们玩儿,她还要端着灯这儿照照,那儿照照,照得最多的地方是锅屋。娘端着面灯,嘴里还总是念念有词。娘念叨什么呢?后来我们才听清,她总是对上天保持敬畏,想借着元宵节的灯火祈求上苍让家人温饱,祈求上天把那些藏在阴影里的邪气驱逐。记忆中,娘在蒸面灯时还要在灯边上捏鼻儿。捏一个鼻的代表一月,捏两个鼻的代

灯蒸熟后,用棉花搓一炷,浇上油。在灯芯上加一根火柴棍,不然灯芯就没有骨头了。妈妈完成面灯后不会马上给我们玩。她要带着灯到处拍照,拍照最多的地方是锅盖房。娘捧灯的时候嘴里总是念念有词。娘念叨的是什么?后来我们听得很清楚,她一直敬畏上帝,想通过元宵节的灯光祈求上帝让她一家人有吃有穿,祈求上帝赶走藏在暗处的恶鬼。记忆中,蒸面条的时候,妈妈在灯边捏鼻子。一月捏一个鼻子,世代捏两个鼻子。

表二月,三个的代表三月……面灯蒸熟后揭蒸笼,哪个面灯里的水多就代表哪个月的雨水多。

在衣食无着的年代,玩总是奢侈的,玩个灯更是奢侈。虽然面灯没有纸灯笼那么华丽,虽然面灯经不起风吹,但我们还是满意的。我们一只手拿着灯,另一只手遮住灯,生怕被风吹灭。我们小心翼翼地举行我们的步行俱乐部,去了西屋。我们三五成群地独自走着,钻进深深的小巷,企图照亮无边的黑暗,跑到路上,融入各种灯的海洋。

一碗油吃完,大人往往会放弃,给孩子加。当时的石油有多珍贵。当油烧完的时候,面灯就快熟了。那时,我们饿了。很多孩子拿出灯芯,吃了面灯。煮好的面灯很香,像锅巴一样,嚼着叫着。如今,每年元宵节过后,我都会想起小时候的灯笼。我认为点亮任何一种灯都不如点亮面灯有意义。它是贫穷中的幸福,能照亮贫穷的日子。

分享: